销量下滑、评级下调、业主退房!留给绿洲自救的时刻不多了

8月

销量下滑、评级下调、业主退房!留给绿洲自救的时刻不多了

销量下滑、评级下调、业主退房!留给绿洲自救的时刻不多了


<\/p>

作者:老谢<\/p>

现在的楼市,现已成为「萝卜蹲」的游戏。一切人都等着,恒大、融创之后,谁会成为下一个蹲下的「萝卜」?<\/p>

最近好像轮到绿洲蹲了,这个从前能和万科争一时长短的「绿巨人」,在曩昔的一年时刻里,先后阅历了销量下滑、评级下调、业主退房潮。<\/p>

在楼市大环境萎靡的情况下,如此多的负面音讯,明显让商场上仅剩不多的刚需购房者望而生畏,然后加快商场的不信任然后构成马太效应。绿洲未来的日子,恐怕会变得越来越伤心。<\/p>

而在更远一点的未来,恐怕一切房企的日子,都不好过。当然,现在或许也是时分让从前躺着的房地产企业卷起来了。<\/p>

01<\/p>

旧日「绿巨人」,岌岌可危?<\/p>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绿洲集团面对一笔金额超越10亿元的强制履行案件,正在进行司法程序。此笔强制履行事例,是武汉某项意图乙方公司请求的,与绿洲的欠款问题有关。此外,绿洲在湖南长沙的某个项目公司,也陷入了密布履行,仅是7月20日就总共有6条履行信息被发表。<\/p>

一边是借主上面要钱,另一边却是购房者高喊「退钱」。6月26日,深圳绿洲新都会准业主宣告一份退房要求书,准业主团体要求退房、退名额、交还一切房款及借款利息、本金。要知道,该楼盘曾在2019年当选「日光盘」,成为其时耀眼的明星楼盘。但三年曩昔了,这个楼盘却落得个一地鸡毛。<\/p>


<\/p>

在全国,绿洲也有多个住所项目都被曝出维权,武汉、济南、赣州等多地的项目存在延期交给、涉嫌违规出售等问题。<\/p>

事实上,在全国范围内,绿洲被业主要求退房的新闻此伏彼起。很多人不由疑问,绿洲不是国企么?怎么会搞成现在这样?<\/p>

作为国内首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国际500强企业,绿洲曾以2408亿元的出售额名列全国榜首,也曾与万科争一时之长短,靠的便是其国资布景。<\/p>

绿洲在建立之初,是一家纯国企,公司由上海农委和上海建委百分百持股。后来,跟着屡次混改,绿洲现已成为归于实控人为张玉良,有国资布景的混合一切制企业。公司的前三大股东分别为上海格林兰出资、上海地产集团、上海城投集团,持股份额分别为29.13%、25.82%及20.55%。上海格林兰出资便是以张玉良为首的绿洲员工持股会。<\/p>

在地产圈,很多人说张玉良是个身段柔软的人,是「可贵在商场和政府之间找到奇妙平衡」的存在。可是,这种平衡终究也约束了绿洲的开展。绿洲的混合一切制布景,导致了其既没有正牌国企的豪横,也没有纯粹民营企业的灵敏,终究在近几年逐步退出了头部房企的抢夺。<\/p>

从上一年开端,绿洲的日子变得愈加伤心。据年报数据显现,2021年绿洲控股完结营收5447.56亿元,同比增加19.45%;完结归归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1.79亿元,同比下降58.8%。进入2022年,绿洲连增收也做不到了,继2021年四季度大幅下降57%后,2022年一季度绿洲出售额再次下降56%,仅有308亿。<\/p>

出售额下滑带来的最直接影响便是现金流问题,到2022年3月底,绿洲的流动性进一步削弱,现金总额降至657亿元人民币,同比2020年底下降了近30%。<\/p>

为了确保流动性,绿洲和从前的万达相同,在不停地出售财物。5月16日,绿洲集团发布音讯表明,绿洲纽约太平洋公园项目中的两栋公租公寓楼顺畅出售,合同总金额为3.15亿美元。一起,绿洲纽约太平洋公园项目另一金额为1.5亿美元的物业大单近期已完结签约。<\/p>

但相较于绿洲的债款,这些财物出售收入好像无济于事。「绿巨人」,现已岌岌可危。<\/p>

02<\/p>

转行能否带来新机遇?<\/p>

恒大是榜首个暴雷的房企,但绿洲肯定不是最终一个。<\/p>

从短期看,楼市继续萎靡的或许性不小。本年7月以来,已有近70个城市发布稳楼市方针。但是,作用却极端有限。<\/p>

依据北京市住建委发布的数据,7月1日至26日,北京新房成交面积60.7万平方米,同比跌落50.8%,环比下降34.3%。<\/p>

除了北京,依据wind数据显现,7月1日至26日,30个大中城市新房成交面积环比跌落27%,同比跌幅到达36.9%。<\/p>

民营房企中,世茂、中南、融创、中梁、雅居乐等房企的出售金额降幅超越50%,新城、中骏、碧桂园和龙湖等房企降幅在40%左右;央企、国企和混合一切制企业中,招商蛇口、华润置地、保利等房企的出售额降幅在30%以内。<\/p>

从前这些地产企业都在给自己追求一条新的开展途径,恒大造车、卖水,碧桂园造机器人。绿洲也开端测验新的开展途径。上一年11月,绿洲控股发布《关于公司所属职业分类改变的公告》表明,鉴于公司基建工业的收入占比已超越50%,绿洲控股所属职业分类已由「房地工业」改变为「土木工程建筑业」。<\/p>


<\/p>

就像缓不济急的恒驰,未必救得了恒大,碧桂园的机器人也不见了下文相同,关于绿洲而言,转行基建又能有多少时机呢?
<\/p>

更急迫的是,留给绿洲的时刻不多了。<\/p>

本年5月12日,穆迪将绿洲控股(600606)集团有限公司的宗族评级(CFR)从「Ba3」下调至「B2」,并将其列入了进一步下调调查名单,展望为负面。<\/p>

6月22日,完结窘境债款延期后,标普全球评级宣告将绿洲集团评级下调至「SD」。原因是,标普将该买卖视为窘境债款重组,这无异于违约。假如债券未延期,绿洲集团或许缺少在到期时进行全额偿付的资源和融资计划。<\/p>

2023年9月,绿洲将有290亿元人民币的等值债券(包含28亿美元离岸债券)行将到期。<\/p>

从前的「绿巨人」,还能挺到那个时分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