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后浪推前浪”,早期生产的200多架歼-10A,该何去何从?


标签:,

“长江后浪推前浪”,早期生产的200多架歼-10A,该何去何从?

【军武次位面】作者:乐乐

自从今年珠海航展以来,中航工业在战斗机领域不断推陈出新,歼-16D电子战机、歼-20隐身战斗机最新型号,及新型隐身战斗机的接连出现,代表着中航工业技术水平达到了新的高度。再加上歼-20、歼-16,歼-10C本身就已量产多年,使得空军在最新型战斗机质量达到一定高度的同时,以三代半、四代战斗机组成的新型空中力量的规模,也达到了较高的水准。然而,作为这一切的起源,国产歼-10战斗机的第一个量产型号歼-10A,却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得不太能跟上空军的步伐。这款诞生于关键时期,前后生产200多架的型号,如何找到自己的未来位置呢?

▲歼-16D出场就很惊艳

就目前来说,虽然美国F-35、国产歼-20,甚至俄罗斯苏-57,都已在不同程度上进入生产阶段。但由于多种原因,美国F-15EX,俄罗斯苏-35,国产歼-16、歼-10C这几款三代半战斗机,也同样在大量生产。实际上在顶尖航空大国中形成了,以第四代隐身战斗机为核心,三代半战斗机为中坚力量的大致格局。而在这种情况下,国内装备的歼-11B、歼-10B这种生产时间较短,有较大潜力的型号,在近年已纷纷开始向三代半或者准三代半靠拢,其中最典型的当属歼-11B,应用部分歼-16,或者说已夭折的歼-11D技术,衍生了被民间成为“歼-11BG”的衍生型号。

▲歼-11B的改进潜力很大

除此之外,空军由于历史情况装备的苏-27、苏-30,甚至国内组装生产、仿制苏-27SK的歼-11A战斗机,都由于缺乏改进潜力,实际上已放弃全部升级,目前正处于继续发挥余热,等待服役年限到期逐渐退役的境遇。然而,在这两类去向明确的战斗机之外,歼-10A的情况却有自身独特之处。一方面,歼-10A的服役时间并不算很长,大致介于歼-11A和歼-11B两款战斗机中间。从2016年正式批量生产到2011年前后停产,在5年多的时间中,歼-10A一直以约一个半航空团的年生产速度,服役了超过200架。并且除了搭载来自俄罗斯的AL-31F发动机之外,其余包括航电设备、机体零件甚至基础设计等领域,全部由国内设计、制造单位完成,不存在苏-30与歼-11A那种,关键设备使用俄罗斯原产型号,导致设计标准不兼容,后续很难改进的窘况。

▲歼-10A的数量并不少

另一方面,由于设计歼-10A时,国内的整体设计水平仍然有限,又面对较大的外部空中压力。使得歼-10A虽然明确了使用精确制导武器的要求,但实际上,凭借最大2.2马赫的高空飞行速度,歼-10A更像是一款与歼-8类似的高空截击机。其较为简洁的进气道口设计,也与日后歼-10B、歼-10C的DSI进气道口有明显差异。而这种追求高空高速的定位,给歼-10A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已经不太符合日后三代半战斗机,追逐高亚音速及跨音速的需求。

▲后期的歼-10C已经有较大变化

再加上,歼-10系列战斗机,本身外挂布局就不是非常合理,尤其是两侧机翼下的四个重型挂点,内部接口和载重能力有较大不足,而这一点在歼-10A身上体现的最为明显。事实上,歼-10A不仅不具备使用大型对地、对海攻击武器的能力,目前也不具备搭载国产霹雳-15中距空空导弹的能力(挂点接口信息传输种类不够),甚至连使用霹雳-12空空导弹,都存在一定限制。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对歼-10A进行较大的改进,否则其性能很难有较大提升,然而,受制于歼-10A平台限制(比如进气道),即使改进程度较高,付出较大的成本,但最终性能仍然很难满足国内空军需求。而歼-10A本身较新的机体、较多的数量,又是不忍舍弃之处。如果按照之前歼-7、歼-8后续型号的处理方式,也就是逐渐将歼-10A交付二线部队训练使用,是一种有些无奈,但也还勉强能接受的处理方式。但在此之外,实际上还有一种更加有效,但很少被提及的方式。

▲歼-10A未来的境遇有些尴尬

巴基斯坦在2014年,从约旦获得了13架二手F-16A/B战斗机,而准确的说,这批F-16应该被称为“三手”战机,因为这原本是美国空军的装备,在1998年左右退役改造之后交付给约旦,经10余年使用之后,又转卖给巴基斯坦。而美国空军当初之所以退役这批F-16,并有相当部分在改造后交给其他国家,就是因为这批F-16,当时虽然还有一定的使用寿命,但性能即使在改造之后,也不能满足美国空军需求,与目前歼-10A所处的状态几乎完全一致。当然,美国将F-16改造之后卖给其他国家的做法,歼-10A也完全可以效仿。

▲巴基斯坦装备的F-16B

就目前来说,歼-10系列战斗机中,歼-10B早期设计时,在一定程度上就有出口巴基斯坦的意向,但最终不幸失败。而歼-10C的出口型号歼-10CE已现身多年,却始终没有获得订单。除了没有实战经验、入局较晚之外,很重要的原因是,歼-10CE的价格仍然比较高。毕竟连之前“枭龙”战斗机参加阿根廷空军竞标时,就开出了高达5000万美元的单价,歼-10CE必然更胜一筹的价格,让一般国家实在是难以负担。

▲“枭龙”之前在阿根廷开出了5000万美元的价格

然而,如果将国内的歼-10A进行改造再出口,其水平虽然不能达到歼-10C的高度,但价格下滑的幅度无疑更高,对许多囊中羞涩,同时又对第三代战斗机有一定需求的国家而言,歼-10A在改造之后,与SD-10(霹雳-12出口型)空空导弹的搭配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往小了说,如果歼-10A的出口实现,将能完成歼-10战机出口的夙愿。往大了说,这是在歼-7、“枭龙”之后,再一次实现国产战斗机的批量出口,对于扩大国产战斗机的用户群体,获得更多的国际客户的认可,都有重要的意义。

▲歼-10A很有可能凭借出口焕发生机

当然,无论歼-10A能否出口,还是日后确实逐渐沦为二线装备。其在关键时刻大量生产,作为在那个比较艰难的时间段,发挥关键作用的一款装备,以及本身作为中航工业在新世纪起点的特殊意义,仍然在国产战斗机发展史上有着非常光辉的一页,这一点并不会由于后来逐渐被淘汰,或者说最终没有出口,而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