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出行回应“女乘客跳车”事件:对车主账号扣分,并暂停接单


标签:,

嘀嗒出行回应“女乘客跳车”事件:对车主账号扣分,并暂停接单

11月17日,针对“女乘客自称因拼车问题跳车”事件,嘀嗒出行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关于上海崔女士顺风车合乘纠纷的情况说明”,公司回应称,已对车主账号进行扣分及暂停接单处置,后续将根据客诉处理进展及时更新。

此前,崔女士发文称,嘀嗒网约车车主想搭载其他平台乘客,她提出下车但车主仍继续开车,对此感到害怕而选择跳车。

IPG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时间财经表示,嘀嗒出行被曝“女乘客因拼车问题跳车”一事,说明嘀嗒出行平台管理缺失比较严重,风险控制也不到位,才导致发生跨平台拼车并因此与乘客发生纠纷的问题。因此,嘀嗒出行平台除了需要处理好这个个案之外,还要查缺补漏开张整改,解决平台管控的不到位问题。

时间财经就事件最新进展联系嘀嗒出行方面,工作人员回复称,“以公告为准。”

女乘客跳车?

11月16日晚间,乘客崔女士在社交平台发文称,自己在搭乘嘀嗒顺风车过程中,因不同意车主在其他平台接拼车单,被车主威胁而跳车。

嘀嗒出行公布事件时间线,当日18时08分,车主表示合拼乘客是其他平台用户,乘客表示不能接受。为此,双方发生言语争执,随后车主表示乘客不同意合拼可以下车,乘客拒绝下车并报警,车主同意。

18时12分,乘客初次表示自己要下车,对司机说:“你靠边吧。”车主向乘客确认其是否有真实下车意图并说:“你刚才不是说不下车吗?你有话可以好好说,行程有全程录音。”乘客表示自己未授权平台开启录音权限,车主表示自己手机有录音。

嘀嗒出行表示,据平台回访车主,车主明确表示自己很快就靠边停车了,随后乘客下车,在录音中也可以听到明显的开门和关门声,此间,双方还有激烈言辞的对话。

这与崔女士的说法有部分出入。崔女士发文称,车主并未同意停车,并且还继续加速。崔女士对此无法忍受,才拉开车门跳车。

11月17日,嘀嗒出行称,已对车主账号的行为分进行相应的扣除,在本次事件未处理完成之前,暂停该账户使用,并提醒用户应以“人格平等,平和沟通,相互体谅”为原则,共建文明、和谐、友好的合乘氛围。

市占率达七成

嘀嗒出行注册于2014年,主营业务分为提供顺风车平台服务、提供出租车网约服务和提供广告及其他服务三类,公司主要通过向在平台提供顺风车搭乘的私家车主及出租车主收取服务费产生收益。

根据招股书引用的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19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嘀嗒出行的顺风车平台占据66.5%的市场份额,2020年,市场份额排名数据并未公布。

天眼查App显示,嘀嗒出行的运营公司为北京畅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至今共完成4轮融资,获得IDG资本、易车网、崇德投资、蔚来资本等的共计1.3亿美元融资。最近的D轮融资为2017年3月,由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任合伙人的蔚来资本投资,投资具体金额未披露。

2020年10月8日,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联交所公开递交招股书,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海通国际资本有限公司及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为联席保荐人。

今年4月13日,由于IPO申请失效,嘀嗒出行向香港联交所重新递交了上市申请并对业务情况及相关数据进行更新。

最新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提供顺风车平台服务为嘀嗒出行主要收入来源,占比在90%左右;提供出租车网约服务和提供广告及其他服务收入占比较小,不到10%。其中,提供出租车网约服务于2019年8月推出。

嘀嗒出行的收入在2019年出现大幅增长,同年,公司经调整净利润也扭亏为盈。从近两个年度的净利润来看,净利润率在50%左右,整体水平较高。

招股书显示,2020年全年,嘀嗒出行交易总额(GTV)为90亿元,营业收入为7.91亿元,同比增长36.3%,经调整净利润为3.43亿元。

随着疫情好转,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嘀嗒出行的交易总额及订单量呈明显恢复增长态势。截至2020年12月31日,嘀嗒出行在全国366个城市提供顺风车平台服务,2018年、2019年、2020年,嘀嗒顺风车搭乘订单分别为0.482亿份、1.785亿份和1.463亿份,同期交易总额分别约为19亿元、85亿元及81亿元。

业务数据方面,截至2020年12月31日,注册用户数从2020年6月30日的1.8亿,增加到2.05亿,认证车主数从980万增至1080万。顺风车累计搭乘乘客数从3670万增加至4200万。

不过,在嘀嗒出行更新招股书后,港交所一直未予通过,目前已经失效。(北京时间财经 向雨)